<center id="uw4c4"></center>
<center id="uw4c4"></center><optgroup id="uw4c4"><div id="uw4c4"></div></optgroup><center id="uw4c4"><div id="uw4c4"></div></center>
<center id="uw4c4"><wbr id="uw4c4"></wbr></center>
<optgroup id="uw4c4"><wbr id="uw4c4"></wbr></optgroup>
北京國環中測環境監測中心

24小時電話:185-1131-8622

首页 >> 環?破 >>環?破 >> “十三五”末環境治理市場全面放開培育50家百億
详细内容

“十三五”末環境治理市場全面放開培育50家百億

本是秋高氣爽的時節,北京城卻被霧霾籠罩。民眾似乎習以為常,但治理仍不能慢下腳步。近日,國家發改委和環保部印發《關于培育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市場主體的意見》,提出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培育和壯大企業市場主體,提高環境公共服務效率,形成多元化的環境治理體系。這意味著,我國的環境治理,已從過去的行政命令、政府控制階段過渡到了以市場機制為基礎的階段。
 本是秋高氣爽的時節,北京城卻被霧霾籠罩。民眾似乎習以為常,但治理仍不能慢下腳步。近日,國家發改委和環保部印發《關于培育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市場主體的意見》,提出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培育和壯大企業市場主體,提高環境公共服務效率,形成多元化的環境治理體系。這意味著,我國的環境治理,已從過去的行政命令、政府控制階段過渡到了以市場機制為基礎的階段。

    本是秋高氣爽的時節,北京城卻被霧霾籠罩。

    10月16日16時,北京氣象局解除了霾黃色預警,宣告北京今年入秋后第二次重度污染過程結束。

    然而,藍天僅維持一天,18日霧霾再起,當天16時北京氣象局再發黃色預警,距上次預警解除僅過去48小時。

    霧霾來勢洶洶,民眾卻似乎習以為常。19日下午,北京多地嚴重污染,但有些街道上多數人未戴口罩。木樨地地鐵站旁的永定河畔,甚至有十多位老人架起魚竿垂釣。

    公眾的“習慣”并不意味著治理就能懈怠。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業商會首席政策專家駱建華稱,雖然這些年的治理使得大氣污染問題有所好轉,但談不上改善。

    這其中,環保產業的意義重大。近日,在《生態文明體制改革總體方案》這一綱領性文件發布一年后,又一個配套政策《關于培育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市場主體的意見》(下稱《意見》)出臺。

    《意見》為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八項制度目標中的“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市場體系”設定了目標:綠色環保產業產值年均增長15%以上,到2020年,環保產業產值超過2.8萬億元;培育50家以上產值過百億的環保企業;到2020年,環境治理市場全面開放。

    參與過《意見》制定的駱建華介紹,該文件是一個總體的頂層設計,把過去幾十年環保市場和產業發展中的經驗提煉出來,規范化指導行業發展,相對系統地對行業發展提出了一些要求和支撐政策。

    帶動資本進入環境治理業

    單看前三季度的數據,北京的PM2.5濃度為62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0.1%,已十分接近國務院2013年所發布的《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目標,即北京2017年要實現PM2.5平均濃度為60微克/立方米。

    但9月底開始的北京霾季,預示著第四季度將拖后腿,或再現去年的情況。2015年PM2.5重污染天數42天,其中22天發生在11月至12月,這兩個月的重污染過程使北京全年PM2.5平均濃度抬高了10微克/立方米左右。

    對此,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柴發合稱,當下正好是季節轉換時期,大氣比較穩定,易引發重污染天氣。人為排放量大,厄爾尼諾的后續影響又使得靜穩天氣不斷,加上大霧帶來的高濕,北京正經歷入秋后的第三次重度污染過程。

    除了天氣因素外,人為因素也加劇了空氣污染。10月16日,環保部通報對北京市重污染天氣應急響應的專項督查情況稱,北京市城鄉結合部及郊區的應急響應預案沒有落到實處。截至16日上午10時,實地抽查發現各類違規工地十余家,以及道路揚塵、小鍋爐污染、垃圾焚燒等點位十余處。

    下一階段,柴發合稱,還是要繼續大力削減北京及周邊地區污染物的排放量,特別是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揮發性有機物的排放。

    短短一個月內,北京民眾已迎來了第三次重污染過程。如此頻繁,民眾似乎“習以為!,街道上戴口罩的人都少了許多,但治理仍不能慢下腳步。

    駱建華稱,霧霾問題突出后的這幾年,開始大規模大氣治理,空氣質量雖有所好轉,但談不上改善,霧霾問題還未解決。至于其他污染問題,地表水污染只能稱得上基本控制住了,土壤問題歷史欠賬太多,還要先摸清家底。

    要治理這么多的環境問題,離不開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市場的發展。

    近日,國家發改委和環保部印發《關于培育環境治理和生態保護市場主體的意見》稱,遵循“政府引導,企業主體”的基本原則,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培育和壯大企業市場主體,提高環境公共服務效率,形成多元化的環境治理體系。

    這意味著,我國的環境治理,已從過去的行政命令、政府控制階段過渡到了以市場機制為基礎的階段。

    駱建華稱,原來運用行政命令、政府控制的手段在當時很有必要,但也付出了很大代價,且僅憑行政手段,其治理的邊際效益也越來越低,F在慢慢向市場機制演變,通過環境成本內部化,發現污染治理的服務價格,帶動資本進入環境治理行業。

    環境治理市場亟待規范

    當前,環境治理領域仍面臨著許多挑戰。

    比較突出的問題是:環境治理領域綜合服務能力偏弱,創新驅動力不足,惡性競爭頻發,執法監督不到位、政策機制不完善、市場不規范等原因,影響了市場主體的積極性,巨大的市場潛力未能得到有效釋放;生態保護領域公益性、外部性較強,交易機制不明晰,市場體系僅處于起步探索階段。

    市場不規范的典型表現是,2015年以來,我國市政污水及垃圾處理領域頻頻出現的超低價中標現象,直到近期仍存在這種現象。

    去年10月,天津某公司以26.5元/噸的低價中標高郵市垃圾焚燒發電項目。今年9月底,該公司又以23元/噸的價格預中標了大連市垃圾焚燒處理發電二期。

    在這種情況下,作為一個產業政策,《意見》提出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

    “當行業發展剛起步,產業還是弱勢產業的時候,產業政策是需要的,比如針對整個行業的稅收優惠、價格補貼等政策!瘪樈ㄈA稱。

    在稅收和土地優惠政策方面,《意見》稱,要研究修訂環境保護專用設備企業所得稅優惠目錄;研究制定對治理修復的污染場地以及荒漠化、沙化整治的土地,給予增加用地指標或合理置換等優惠政策。

    針對惡性低價競爭,《意見》從招投標、行業監督、激勵機制等方面給出了解決措施。例如提出重點加強環境基礎設施項目招投標市場監管,研究制定環境基礎設施PPP項目的強制信息公開制度。還要開展同業信用等級評價,發布建設投資和運營成本參考標準。此外,要完善環境服務市場化價格形成機制,垃圾焚燒處理服務價格應覆蓋飛灰處理與滲濾液處置成本,污水處理服務價格應包括污泥處理與處置成本。

    培育50家百億產值企業

    對于業內人士來說,《意見》提出的三大目標值得關注:到2020年,環保產業產值超過2.8萬億元;培育50家以上產值過百億的環保企業;到2020年,環境治理市場全面開放。

    據統計,近80家環保上市企業的總營收只達千億元級別,還不到“兩桶油”的1/10!敦敻弧冯s志7月份發布的中國500強排行榜中,僅一家專業類環保公司入榜。

    一位行業協會人士稱,培育50家以上產值過百億的環保企業并不是《意見》提出來就能實現的。因為環保行業市場化程度高,競爭激烈,政府的主導能力并不強,培育高產值企業還是取決于市場容量和企業自身的實力。

    對此,駱建華稱,《意見》提出該目標并不意味著由政府挑選并培育企業,而是通過政策引導克服產業、行業發展中的障礙,進而使得企業能夠做大做強。

    他進一步解釋了“50家”和“百億”兩個數值。當前環保行業共有5.3萬多家公司,但平均的規模體量都比較小,呈現一種“滿天星斗,不見月亮”的狀態。企業想壯大,主要途徑還是上市融資,通過收購、兼并等方式擴大規模。目前在國內外上市的中國環保企業約有八九十家,經測算能夠有四五十家的產值在未來五年內超過百億元。

    不過,E20環境平臺高級合伙人、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認為,環保行業有著自己的特性,項目、業主、專業、細分領域分散,技術交叉,需求變化快。這些特點又導致政府的主控引導能力會相對較弱,因此培育50家以上產值過百億的企業頗有難度。

    駱建華稱,未來隨著行業從外延式發展轉為內涵式發展,企業的技術水平提高、服務范圍擴大,市場對水、氣、土、固廢問題都能解決的綜合型環境服務商的需求也將越來越大。

    薛濤則認為,在PPP領域,面向地方政府區域環境治理領域的環境服務商,若善于運營的話,更有可能成為百億大企業。原因在于,一方面工業第三方治理市場碎如棋盤,不太可能形成大型環境服務集團;另一方面,環保行業的分散性使得企業的融資和運營等能力顯得尤為關鍵。

    對于環境治理市場全面放開,前述行業協會人士認為,這更多的是針對過去尚未完全開放的市政環境服務業,像工業細分市場從來都是開放的。

    薛濤分析稱,中國傳統的公建公營模式中,很多項目都是地方政府投融資平臺或者其轉型的地方專業公共服務公司承擔的,外部無法染指,F在,政府希望將前者的市場拿出來給社會資本參與競爭。

    以往很多城市的污水、垃圾處理等市政項目都交給國企做,改制后市場慢慢向民企、外資開放,F在,環保行業的國有、民營、外資基本呈三足鼎立的形勢!笆濉睍r期,環境治理需求大,其中市場投資要承擔八九成。而解決市場投資,既要民間資本,也要國有資本。

    在薛濤看來,在轉入“承包”模式后,一些一線城市的大型地方國企,比如上海環境集團有限公司、北京城市排水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經過這么多年的培育和成長,專業水平較高,完全可以去其他城市開拓市場,相當于其他城市的社會資本角色。

    中小城市的市場應該開放,讓社會資本和專業的一線大型城市國有企業進入,與當地的專業公司同臺競技,而不是讓當地不專業的投融資平臺類企業壟斷市場。


  • 电话直呼

技术支持: 博睿海航 | 管理登录
一本大道久久东京热av-欧美亚洲综合图区偷窥-亚洲偷自偷白图片99-免费韩伦影院在线观看|永久天堂网av手机版|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天天影视色香欲综合网网站86